張曉風:生技業「人才蛋塔」太多[轉貼]

http://tw.news.yahoo.com/%E5%BC%B5%E6%9B%89%E9%A2%A8-%E7%94%9F%E6%8A%80%E6%A5%AD%E7%94%9F%E7%94%A2%E5%A4%AA%E5%A4%9A%E4%BA%BA%E6%89%8D%E8%9B%8B%E5%A1%94.html

張曉風:生技業「人才蛋塔」太多

Yahoo!奇摩作者: Yahoo!奇摩新聞中心專訪 | Yahoo!奇摩 – 2012年2月29日 下午8:51

知名作家張曉風一輩子教書,70歲後多了個新工作:立委。她說自己現在每天睡不到5小時,忙著做環境議題的功課。接受Yahoo!奇摩網友專訪時,她談到70歲轉戰立院,語調輕輕柔柔,評價施政卻針針見血,不但質疑生技產業一票「人才蛋塔」,還強調政府在權衡環保與拚經濟時,不能「挖肉補瘡」。

以下是張曉風回答網友提問:

生技業蓋園區收容「高級學術遊民」

Q1.網友「不平」問:您專注環保議題,但現在經濟情勢險峻,內閣有很大的任務要拚經濟,拚經濟和環保間要如何取得平衡?

這背後是價值觀的問題。是大自然比較重要,還是金錢的利益?其實你要金錢的利益,未必能要得到,而相反的,你覺得不值錢的溼地,它可能是有利益的。

以台北縣為例,之前的副縣長李鴻源是比較懂水利的,所以他們做了很多人工溼地,這是要花錢的,但是比汙水處理廠便宜很多,這不就是利益了嗎?溼地有景觀,又恢復了自然生態,還是一個適合休閒遊憩的地方,難道沒有價值嗎?至少汙水處理廠就不用蓋了。

他們說要在202兵工廠的溼地裡蓋生技園區,但是那真的有那麼神奇嗎?蓋大樓、填水泥,溼地就死定了。生技產業是10家公司裡面不見得能有一家賺到錢,我們現在要從頭開始做到有產值出來,其實是非常困難的。如果這種困難的事業有企業家要投資,那是他家的事,但我們不應該拿中央研究院的高度去做。對我來說,生技業現在的狀況就是生產了太多的「人才蛋塔」,只好去蓋新的園區,再來收容這些「高級學術遊民」。

有一個成語叫作「挖肉補瘡」,有一個傷口就應該去治療,而不能只是去挖肉填來補。這是一個很複雜的問題,大家應該坐下來好好談一談。這個問題不是意氣之爭,也不是好意就能把事情做好。其實全國很多地方都有園區,歡迎中研院去,不見得非得在那個地方。破壞大好溼地卻說要做藥來造福人民,藥未必做得出,我們的健康卻已減分了。

我的敵人變成政府了,這對我來說是很悲傷的事

Q2.網友「Matilda」問:老師身為知名作家,獲獎無數,為什麼會忽然投入政治呢?

我一輩子沒做過人生規劃,很多事情是這麼樣就發生的。前年4月,我偶然看到聯合報一張照片,就是二〇二兵工廠的溼地,那個時候感覺很心痛,讓我想要去愛惜,維護;當時要是沒看到那張照片,可能什麼事都沒有了。我也沒想到這一念「不捨」,要付出這麼大的代價。

去年6月的時候,那裡的環評通過,讓我非常地難過。土地是地球上的稀有資源,所以大家都想去霸佔土地資源,這件事情不稀奇,全世界都一樣;但今天怪就怪在他們已是中研院,應該是最懂什麼叫溼地的人,中研院有一個「生物多樣性研究中心」,難道不知道不該做這個事情嗎?真是利令智昏啊!

後來,7月20日的時候,親民黨宋主席找我,讓我認真思考參選立委的事,但那時候我想的是我母親96歲了,需要人照料。但8月1日清晨,我母親走了。那時候我覺得,母親這時候離開,好像就是要我去做一些事情,她大方的讓出我來,她走得很俐落,她不要讓我有牽掛,我含淚謝恩。

其實30年前政府成立國家公園時,就來找我寫些文宣,像是不要殺害伯勞鳥等等,換句話說就是跟政府合作,那時候感覺蠻愉快的,可是現在我的敵人變成政府了。像我最近去陽明山,那些BOT、財團要去占土地,因為有些環保朋友一直在反對,所以到現在都還沒有做成。現在政府就很急,想要再繼續做。所以我說,我的敵人變成政府了,這對我來說是很悲傷無奈的事。

對文建會的官員來說,找賴聲川就像買名牌

Q3.網友「凱森」問:請問張老師,身為文化人,妳對之前文建會花了2億元的音樂劇「夢想家」有什麼看法?妳和龍應台皆為著名的作家,未來如果質詢她,妳心中有什麼想法?

我去借了「夢想家」的錄影帶來看了一些,覺得對話可以再細緻一點,花了那麼多的錢,本來就該好好監督。對文建會的官員來說,找賴聲川來就像是買名牌一樣,可能是最保險、最不會出錯的,但是文建會自己也得參與規劃、檢驗,也要看看錢花到哪裡去了。不是找了大師,花了錢就沒事了。我覺得,文建會應該花最少的錢,在最樸素、最深刻的基礎上做事。

比較起來,我覺得文化的問題反而比較小。我們的文化內涵就在那邊,也許會有低落的時候,但是再過幾年,可能就又會復興起來了。文化是不會死的,但是環境不一樣,如果溼地消失,就再也不可能回來了,這才是當務之急;而且我對龍應台有信心,她是有魄力、有思維、有韌度的人,不過這樣一來她就得跟孩子分開,這一點我是蠻心疼她的。

擺了8年的溼地法,希望這一屆可以立法

Q4.網友「adjwcc」問:您在任期內,有沒有什麼一定要達成的目標?

我想我應該不會答應再做第二屆,這一屆把事情做完就可以了。立法委員的工作就是要制定法令,所以目前至少要讓「溼地法」立法,這個法案在立法院已經擺了八年,政黨輪替過了還是沒辦法通過。有了規範以後,還是可能有人會犯法,但總比過去沒有規範好得多。接著還有「海洋法」……

古人常說「我老夫如何如何」,卻沒聽過「我老婦如何如何」,台語說「查埔人的氣魄」,卻不說「查某人的氣魄」,似乎氣魄是專屬男人的;但其實下層社會的女人反而可以大喇喇地說「老娘胳膊上好跑馬」或「你姑奶奶如何如何」。我不該用「老」或「女」或「學院」來限制自己。我想以後在辦公室要掛起「婦人之仁」的招牌,婦人的仁也是仁,母性的仁是不應該當作貶義詞來譏笑的 ── 能用女兒般的「婦人之仁」來愛母親大地應該是一樁美事。

創作者介紹

雜思

zerosam0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